杠杠国际物流

专栏

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 > 专栏 > 新发地批发市场外迁与北京人口疏解

新发地批发市场外迁与北京人口疏解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王智勇

自2020年6月11日以来,由于北京发生了一拨与农产品批发市场密切相关的新冠肺炎疫情,几乎全国人民都知道了“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作为全国最大的农产品批发市场,新发地承担了北京全市80%以上的农产品供应,而且新发地的产品也不只供应北京,而是面向全国,甚至出口国外,而新发地市场及周边的人流密集,辐射范围广,这也正是此次北京疫情的特殊之处。由此引发一个问题,那就是经历此次疫情之后,为了预防新疫情并配合北京进行人口疏解,新发地批发市场会向外搬迁吗?

新发地批发市场对北京而言具有重要的存在价值,供应了全北京80%以上的农产品,短期来看,这一作用无可替代。据媒体报道,在全国4600多家农产品批发市场中,新发地市场交易量、交易额已连续17年双居全国第一,是北京市民的“大菜篮子”和“大果盘子”。仅此一点就足以表明,近期还难以把新发地市场向北京以外搬迁。事实上,疫情发生以后,全北京的蔬菜水果供应都受到影响,疫情发生后的几天内,无论线上线下,蔬菜特别是叶类蔬菜都缺货,线上常见的表述是“采购中”,而线下许多实体店则是空空的货柜。受补货机制、供应渠道等多种因素影响,一些社区菜市场和小门店出现价格上涨。不过,很快,在有关部门的积极组织以及周边省市的配合之下,大量的农产品不断地向北京供货补货,以满足日常生活所需。然而,需要指出的是,在新发地市场恢复运营之前,北京农产品供应仍会受到影响,供应虽然可以保障,但供应的成本肯定有所上升,毕竟新发地长期以来形成的运营优势,特别是物流和成本控制等环节所体现出来的优势是其他市场无法替代的,而且新发地市场的直营店遍布北京各社区,形成了对全北京菜篮子的全面掌控。蔬菜、水果等农产品是日常必需品,且无可替代,因此,供应全北京的农产品也势必需要新发地这类的超大型市场,毕竟北京有着2200多万人口。

当然,新发地市场在其几十年的运营过程中,自身也在不断地变革,以适应市场的变化,从而保持领先优势。新发地虽然是全中国最大的农产品批发市场,但在北京还有多家农产品批发市场,包括岳各庄、大洋路等六大批发市场,它们各自也都与产地建立了密切的联系,因而与新发地市场之间构成一种竞争关系,这种市场竞争,也倒逼着新发地市场不断地调整以适应竞争。只是现有的其他农产品批发市场从规模上还难以与新发地相提并论。而北京市在疏解人口的过程中,也需要新发地市场相应地调整,以提高运营效率,减少人流量。新发地自身的调整早在多年前就已经开始,其中一个重要的环节就是在北京之外设立新的仓储店面,或者称为分市场。作为疏解转移的重要承接平台,河北高碑店新发地已于2015年10月正式开业。由于地价远比北京便宜,故而高碑店新发地的水果蔬菜也会比北京新发地便宜,据估算,蔬菜的价格要比北京平均至少降低了10%左右。不过,高碑店新发地主要承担其仓储、物流等分解功能。此外,新发地市场业务范围也向上下级同步延伸,包括在全国建立了300多万亩的农产品基地,以及16个分市场。通过设立分市场的方式进行功能分解,其目的还在于进一步提高北京新发地市场的竞争力,同时也促进其提升农产品服务向高端化发展。

新发地市场很快就要面对来自东五环外即将在年内开业的另一巨大农产品批发市场,那就是位于朝阳区黑庄户乡、亚洲单体最大的“菜篮子”工程——北京鲜活农产品流通中心。据报道,2020年7月底,由北京首农集团投资建设的北京鲜活农产品流通中心将建成投入使用,流通中心开业后,将与新发地形成北京农副产品供应的“一东一西双核保障”。与新发地市场不同的是,北京鲜活农产品流通中心以坚持高起点、现代化、前瞻性的原则规划建设,在设计上借鉴了世界上最先进的农产品交易模式,在交易模式上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将实现“交易”与“交割”相分离。北京鲜活农产品流通中心将引入线上线下双模式,居民既可以在网上直接下单,也可以到线下实体店体验后再下单。北京鲜活农产品流通中心将承担鲜活农产品的分拣和配送,因而居民无须自己把农产品带回家。流通中心开业之后,还要逐渐减少鲜活农产品产生的厨余垃圾,提高净菜率。市民通过手机APP即可购买到新鲜的农产品,城东部居民从下单到收到货品,预计只需要20分钟到半小时,且蔬菜都是择好、清洗好的,无须再自己动手。与传统农产品批发市场不同的是,流通中心设置集中冷库区、卸货周转区、管理服务区、展示洽谈区、电子交易区、理货配送区六大区域。农产品交易将实行会员制,统一电子结算,实现“交易展销中心、信息服务中心、应急储备中心、理货配送中心”的智慧集成化管理。按照北京市落实《京津冀农产品流通体系创新行动工作方案》的通知要求,北京鲜活农产品流通中心将打造成为承担首都农产品安全供应和应急储备职责、具备现代化承接能力的全市型农产品配送枢纽。尤其值得指出的是,与传统批发市场相比,北京鲜活农产品流通中心同等交易量、人流量可减少90%,车流量减少50%、垃圾减少75%,PM2.5减少40%。

实际上,新发地未来面临的并不仅仅是黑庄户这一家颇有竞争力的农产品批发市场。2019年出台的《北京市商业服务业设施空间布局规划》明确指出,北京将规划城市西南、东南、西北、东北方向4个一级批发市场,农产品批发市场将告别以新发地为核心的“单核时代”,走向双核乃至多核。

回到新发地批发市场是否搬迁的问题,可以明确的是,由于其目前举足轻重的地位,短期内还无法外迁。但是,新发地市场即将面临越来越激烈的竞争,未来是否需要向外搬迁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新发地市场自身的变革能否适应市场竞争,尤其是能否满足社会需求以及北京市对大型批发市场人流量、车流量和市场环境特别是卫生防疫等方面的要求。

相关信息: